Home AI 微軟、GitHub、OpenAI 希望法院撤銷 AI 工具「Copilot」的集體侵權訴訟
AI微軟深度產業頭條

微軟、GitHub、OpenAI 希望法院撤銷 AI 工具「Copilot」的集體侵權訴訟

Github 模型

一款於 2021 年推出的 GitHub AI 編程輔助工具「Copilot」,在 2022 年惹上了集體侵權訴訟官司,主要原因是有人認為 Copilot 用到了他們寫的程式碼,卻沒有給出相對應的「程式碼歸屬者」訊息,違反了開源條款,控方律師向微軟、GitHub 與 OpenAI 求償 90 億美元。現在,微軟、GitHub、OpenAI 希望法院撤銷這項集體侵權訴訟,因為他們的主張不成立。

微軟、GitHub、OpenAI 被告侵權,索賠 90 億美元

整個事件的起源,是德州農工大學電腦科學教授 Tim Davis 的一則推文,引發了大眾關注。這名教授發現,他可以透過 GitHub 的 AI 編程輔助工具 Copilot 輕易重現他的稀疏矩陣程式碼,而這段程式碼並沒有給出明確的「程式碼歸屬者」資訊,彷彿是 Copilot 原創的一般。

Copilot 編程截圖

消息傳出後,網路上立刻炸開了鍋。很多人反應,這個情況是不可接受的,因為就算是 GitHub 上開源的程式碼,使用者也必須遵守一定的「責任義務」,才可以自由合法的運用這些開源內容,例如給出明確的程式碼歸屬者資訊。但是,Copilot 這個 AI 編程輔助工具雖然使用了開源的程式碼做機器學習訓練,卻不會附上應該提供的資訊,這違反了開源的規範。

2022 年 11 月,由 Matthew Butterick 與 Joseph Saveri 律師事務所提起了一項集體訴訟,主張 GitHub Copilot 這款 AI 工具違反了《數位千禧年著作權法》、《不公平競爭法》,以及違反了 GitHub 自己的隱私聲明與服務條款,向 GitHub、OpenAI 以及微軟索賠 90 億美元。

工程師正在寫程式的照片

對此,微軟及另外兩個合作伙伴表示,這個訴訟「缺乏實質傷害」以及「未能提出明確的法律權利侵犯」。這三家公司認為,原告依賴的是「假設的事件」來提告,而不是真的受到了什麼傷害。

使用開源資料作為 AI 的訓練材料,是合理的嗎?

整個事件的背後,其實衍生出來的是一個相當根本的大哉問:開源內容,適合作為機器學習的訓練材料嗎?

如同我在其他文章提過的,AI 不是人類,它無法「負責」。在過去,使用開源資料進行生產操作的,都是「人類」而不是「機器」,人類自然可以為自己的所作所為承擔責任,而開源者也可以在特定權利義務下,提供開源內容給需要的人。

「Copilot 沒有從大家都能用的開源代碼中,拿走任何東西。」(微軟與 GitHub 的聲明)

然而,換一個角度想似乎也說得通:正因為 Copilot 是 AI 輔助工具,它不是人類,因此它也並不能以人類的身份,確實「取得」什麼東西。而 Copilot 透過這些開源程式資料庫所「學習」到的東西,反而可以用來輔助其他程式開發者,在這個過程中,似乎受惠的一方遠遠大於受傷的一方,又或者應該說:很難明確舉證有誰在這個過程中實際受了傷。

Copilot 工具的截圖

「相反的,Copilot 幫助開發者編寫程式碼,根據它從公共程式碼中收集到的全部知識來生成建議。」(微軟與 GitHub 的聲明)

再加上,這個集體侵權訴訟,原告方確實很難舉證他們「實際受了什麼可量化的傷害」以及指出「對方明確犯了什麼法,所以該罰 90 億美元」,因此微軟、GitHub、OpenAI 主張舊金山聯邦法院應該直接撤銷這項集體訴訟。

不過,有一個事實對微軟、GitHub、OpenAI 較為不利:Copilot 是訂閱制的服務,一年收費 100 美元。換言之,公司方面是有從這些「用來訓練 AI 的開源內容」獲得好處的。

所以,開源內容提供方就只能默默的吃悶虧嗎?

這整件事的背後其實還隱藏了更深層的意義:如果法院按照微軟、GitHub、OpenAI 的主張,直接撤銷了這項訴訟,那麼這些熱心提供開源內容的人,難道就沒有任何方式幫自己發聲了嗎?畢竟,開源內容提供方雖然免費提供內容給大家,卻也希望可以透過「程式碼歸屬者」之類的標示,某種程度把自己的善舉「迴向」給自己。

例如說,大公司的主管可能在寫程式的時候,使用到這段開源內容,剛好公司缺這領域的專家,於是主動找上開源者談合作等等,也不是不可能的事。

一隻貓睡在編程中的電腦上

所以這整件事其實並不單純,而 GitHub 可以說是工程師開源世界的第一把交椅,如果他們透過強而有力的法律辯論成功讓開源者吃了悶虧,那工程師是否會集體對 GitHub 這個園地心寒?

總之,我們可以繼續關注這件事的後續發展,無論結果如何,肯定都具備指標性的意義。(文/黃郁棋,2023)

Written by
黃郁棋

《科技人》站長,在科技業打滾十年的老屁股,每天都覺得自己要被新技術取代了,完了完了。

公開留言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